Sitemap: http://www.goodatmusic.com/sitemap.xml
2018-04-09 星期一

您的位置:首頁(yè) > 中心成果 > 著(zhù)作文章 > 文章

自然恢復與人工修復相輔相成(美麗中國·欣欣向榮系列文章八)

2024-01-09 來(lái)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:郝亮 耿潤哲
     】【打印

  當清退濕地養殖、清理外來(lái)物種后,福建省福州市濱海新城海岸帶修復的主導權便被交給了自然。原本被魚(yú)塘分割的水系恢復連通后,大自然展現了強大的自我恢復能力——水質(zhì)越來(lái)越清、越來(lái)越凈。福州東湖濕地修復一年后,植被數量由74科166屬202種增加至80科176屬221種,記錄的鳥(niǎo)類(lèi)總數和多樣性指數也分別增加了22.8%和13.6%。這是綜合運用自然恢復和人工修復兩種手段推動(dòng)生態(tài)保護修復的典型案例。

  在全國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大會(huì )上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深刻闡述了新征程上繼續推進(jìn)生態(tài)文明建設需要處理好的“五個(gè)重大關(guān)系”,其中之一就是“自然恢復和人工修復的關(guān)系”。

  當生態(tài)明顯退化時(shí),及時(shí)開(kāi)展人工修復是可行且必要的

  2021年1月1日起,長(cháng)江流域重點(diǎn)水域“十年禁漁”全面啟動(dòng)。11.1萬(wàn)艘漁船、23.1萬(wàn)名漁民退捕上岸,將河湖還給自然,萬(wàn)里長(cháng)江得以休養生息。如今,江豚群體出現的頻率顯著(zhù)增加,赤水河魚(yú)類(lèi)資源量達到禁捕前的1.95倍……

  事實(shí)證明,當我們還自然以和諧寧靜,自然就會(huì )還我們一片蓬勃生機。

  自然生態(tài)系統是一個(gè)有機生命軀體,有其自身發(fā)展演化的客觀(guān)規律,具有自我調節、自我凈化、自我恢復的能力。治愈人類(lèi)對大自然的傷害,首先要充分尊重和順應自然,給大自然休養生息足夠的時(shí)間和空間,依靠自然的力量恢復生態(tài)系統平衡。

  但自然恢復也有著(zhù)局限和極限,當生態(tài)系統受到嚴重損害或者破壞時(shí),僅依靠自然的力量往往難以奏效。這就對人工修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也給我們留下了積極作為、充分發(fā)揮主觀(guān)能動(dòng)性的廣闊天地。

  河南三門(mén)峽,小秦嶺深處,是“萬(wàn)畝礦山修復”的重要區域。為抹去幾年前20多萬(wàn)人“淘金”留下的山體傷痕,三門(mén)峽市打響轟轟烈烈的生態(tài)保衛戰,封坑口,拆設施,清運礦渣,植樹(shù)種草……如今,老鴉岔金礦“1770坑口”下原本300多米長(cháng)、40多米高的礦渣渣坡已顯著(zhù)降低,層層坡面覆蓋綠樹(shù)、草叢,山泉、河水清清流淌,林麝、松鼠等野生動(dòng)物屢現山間。

  實(shí)踐證明,當生態(tài)明顯退化時(shí),及時(shí)開(kāi)展人工修復是可行且必要的。

  自然恢復和人工修復相互促進(jìn),缺一不可

  如今的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,巖羊不再居于深山,而是在山林間時(shí)常出見(jiàn),雪豹、豹貓等珍稀瀕危野生動(dòng)物也頻繁“留影”。然而,歷史上受放牧和礦山開(kāi)采等大范圍、高強度的人類(lèi)活動(dòng)干擾,賀蘭山生態(tài)系統一度十分脆弱。

  近年來(lái),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積極消除礦山開(kāi)采等人類(lèi)干擾,實(shí)施生態(tài)保護修復工程,修復與拓展生態(tài)廊道等,并在生態(tài)修復中注重發(fā)揮自然的力量,在人工和自然的雙重作用下,賀蘭山再度煥發(fā)生機與活力。

  自然恢復和人工修復都是對已經(jīng)受損或退化的生態(tài)系統采取的行之有效的生態(tài)保護修復手段,二者既有所長(cháng)亦有所短。人工修復的優(yōu)點(diǎn)是可在短期內促進(jìn)和恢復自然生機,缺點(diǎn)是成本高,修復后的生態(tài)系統抗干擾能力弱,穩定性與適應性較自然生態(tài)系統差。相比之下,依靠大自然的力量恢復生態(tài),成本低,恢復后的生態(tài)系統結構與功能更穩定,但周期長(cháng)、見(jiàn)效慢,難以恢復結構受損嚴重的生態(tài)系統。

  因此,自然恢復和人工修復相互聯(lián)系,相互促進(jìn),相輔相成,缺一不可。在實(shí)施人工修復時(shí),要注重發(fā)揮大自然的力量,不斷提升生態(tài)系統的多樣性、穩定性、持續性;在采取自然恢復的手段時(shí),也要充分發(fā)揮人的主觀(guān)能動(dòng)性,加快生態(tài)系統恢復進(jìn)程。

  新時(shí)代以來(lái),統籌運用自然恢復和人工修復兩種手段被越來(lái)越多地寫(xiě)進(jìn)法律與政策。森林法規定,各級人民政府應當采取以自然恢復為主、自然恢復和人工修復相結合的措施,科學(xué)保護修復森林生態(tài)系統。長(cháng)江保護法規定,國家對長(cháng)江流域生態(tài)系統實(shí)行自然恢復為主、自然恢復與人工修復相結合的系統治理。這些都從頂層設計上為推進(jìn)自然恢復與人工修復提供了法制保障。

  積極探索自然恢復和人工修復深度融合的新路子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強調,要把自然恢復和人工修復有機統一起來(lái),因地因時(shí)制宜、分區分類(lèi)施策,努力找到生態(tài)保護修復的最佳解決方案。

  烏梁素海位于黃河“幾字彎”,當地在消除不當資源開(kāi)發(fā)利用活動(dòng)、切斷點(diǎn)源污染的基礎上,讓自然多做功,將流域生態(tài)系統治理與綠色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緊密結合起來(lái);被譽(yù)為“長(cháng)江之腎”的洞庭湖當地鐵腕治污,清理“私家湖泊”矮圍、電魚(yú)等掠奪式“開(kāi)發(fā)”,讓自然休養生息,加快發(fā)展環(huán)湖可持續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圈……

  中國幅員遼闊,各地自然、經(jīng)濟、社會(huì )條件千差萬(wàn)別,生態(tài)保護修復不能搞“一刀切”,必須以正確處理自然恢復和人工修復的關(guān)系為基礎,結合自身特點(diǎn)探尋適宜的治理路徑。

  對于嚴重透支的草原森林河流湖泊濕地農田等生態(tài)系統,要嚴格推行禁牧休牧、禁伐限伐、禁漁休漁、休耕輪作。對于水土流失、荒漠化、石漠化等生態(tài)退化突出問(wèn)題,要堅持以自然恢復為主、輔以必要的人工修復,宜林則林、宜草則草、宜沙則沙、宜荒則荒。對于生態(tài)系統受損嚴重、依靠自身難以恢復的區域,則要主動(dòng)采取科學(xué)的人工修復措施,加快生態(tài)系統恢復進(jìn)程。城市特別是超大、特大城市和城市群,要積極探索自然恢復和人工修復深度融合的新路子,讓城市更加美麗宜居。

  未來(lái)5年是美麗中國建設的重要時(shí)期,生態(tài)保護修復工作必須繼續堅持因地因時(shí)制宜、分區分類(lèi)施策,統籌各方力量,不斷優(yōu)化各項工程和非工程措施,增強措施間的關(guān)聯(lián)性和耦合性。以尊重自然的智慧、久久為功的韌性,不斷拓寬綠水青山轉化金山銀山路徑,讓中國青山常在、碧水長(cháng)流、空氣常新。

  • 部委網(wǎng)站
  • 部直屬單位
  • 相關(guān)機構